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幸福的起点……

…………………………………

 
 
 

日志

 
 
关于我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的!

网易考拉推荐

高中回忆录  

2007-04-30 13:51:46|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中回忆录

青蛙执笔


    回忆录这种东西本来是快死的人写的,但时光无情,怕时间再久一点,大家都记不得以前发生的事了,所以把能想起的关于高中的事都写出来,也算是给自己和大家一个交代。


    我去读高中,本来就是件很让我郁闷的事,那时候年纪也比较小,不太懂事走了些弯路,又把我送到哪个地方去,条件反差如此之大,我一直认为是在赎罪,现在看来,实在是幸运,像我这样的经历的人,能在后来顺利考上大学本科(虽然是个烂学校),无疑是很骄傲的事情,也给了我父亲一份最大的安慰。
另外的收获,当然就是这群兄弟姐妹们了。刚去的时候,看到校门口在晒谷子,我心就凉了半截了,心情很郁闷。报名的时候我妈给我说,哪个班主任是你老汉以前的同学,你去了他可以照顾你,确实李老师也比较照顾我,把我这样的废才教育出来,的确不容易,帮我担了不少事,我想我这辈子都会记得的。


    不得不说,谭老师是个很好的人,当时和他动手,纯粹是他把我当普通的学生了,那二年的脾气,受不了这样的委屈。后来高三他给了我很多帮助,还在高二的时候给我单独补课,相当敬业的一个老师,现在应该过得还不错吧,一个平凡的好人,祝福他。

    高一的时候,我记得是喝了酒,去打台球,在那边发酒疯,被人教训了。我很少被人打过,那一耳光让我咽不下去,给我表哥说了,一周后,就发生了哈儿说的那件事,只补充一点就是,其实我当时心里也有点虚,看到那人倒下去眼睛流出来的血,我差点不回学校的,不过幸好是没事。

    高一赛季的时候我们遭人家灌了个大比分,那时候我还在踢后卫,早早就被淘汰了。高二的时候大家都很熟悉了,也晓得每个人在打什么位置。第一场比赛,我终身难忘,现在都还记得到唐盲字板平那颗点球全场的欢呼和我跟他哪个深情的拥抱,我甚至都还记得到哪个儿身上浓重的汗味,不过当时是觉得比任何女人身上的味道都好闻的。可惜比赛还是输了,输球后我们都躺在地上不肯起来,我也在深深的自责,因为错过了好几次好机会,我记得当时我差点眼泪水掉下来,下半场让唐盲字戴的队长袖标,也可能就是那时候,开始懂得什么是责任。
    这里必须要提一下棉花,当时他拼到身上全是伤,我还记得他为了抢一个边现球,在水泥地上一个滑铲,后来他请了一周的假,回去治疗,当时他睡我旁边,化脓的大腿被纱布粘住了,他硬扯下来,痛得一直惨叫,心痛啊,都是为了这个集体,我也负伤了,范哈儿好象也遭了的,不过也是那场比赛,我晓得我们哪群人,都是真男人,这种血性到现在,都还一直在,对我们的人生,也是种骄傲。

    我们寝室是喝酒喝得最凶的了,砖头哪个儿他们寝室好象也喜欢喝,比我们寝室还闹得凶,也经常跟保安吵架。当时我们寝室都是些人才,天天有讲不完的笑话,华仔不晓得现在过得好不好,真的很想你。还有盲子。其他几个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富农的名字是我取的,很内向的一个人,那时候天天晚上给我们讲打枪,还说他们一家人都是打枪的,日!非洲是个悲剧人物,老是被欺负,我还记得他跟地瓜打过架,不过后来好了,地瓜只读了一年吧,很有造型个人。江洋大盗读的时间就更短了,对了,他叫张千。范哈儿不说了,离得不远,也一直跟我联系到的。没怎么变,我记得你还有个弟弟,当时你说哪个敢欺负他,你就把那人弄死,我是赞成的。唐盲字还有个外号哈儿没说,“咬卵王”,老子随便说个啥子他都要横起扯,日他先人,是个牛脾气的人。他命不好,读个书没得运气,毕业自己也不晓得想办法,也不晓得现在过得怎么样了。哪个时候的条件真差,但是就在那么拥挤的地方,我们一起品尝了很多快乐,这些快乐都留到我们的记忆和文字里,永不会老去。


    不得不说,我高中最讨厌的人是大烧白。这人是集人类糟粕于一身,我到现在都再也没遇过比他更讨厌的人了。自私、肉麻、自以为是、狡诈、无耻、低能………………总之你能想到的缺点他几乎都有,还有体臭。这里就不说了,免得影响大家的胃口,这群人他看不起,其实大家也看不起他,人品有问题的人,出去不管怎么样,都恼火。
高二是最疯狂的一年吧,两个寝室合并了,著名的裸体篮球也就出现在哪个时候。只要一回寝室这些儿就把衣服裤子全部脱了,小胖哪个儿还提个盆子把私处遮到就去买东西,我日,老板是女的啊。还有那些晚上翻墙出去打牌的,我是参加的次数很少。印象里翻墙出去多是喝酒和上网,还记得到跟开灯两个,那段时间天天在老太婆那里赊饭吃,日,一周一结,钱都放一起的,他没读完书,可惜了,退伍后还来成都找过我,没回家就直接来的成都,在我这里呆了几天才回去的,现在在东莞吧,也不晓得怎么样了,失去连续很久了。


    第二次比较著名的打架是跟外面的,我记得那人叫什么浩的,反正是被我打了。后来说要找我麻烦,当时晚自习大家在讨论怎么办,哈儿记错了,应该是这次MOL哪个儿去拿的菜刀,日哦,都是生了锈的,两把菜刀,弄件衣服包起很神秘的丢给我,那儿一向委琐,不过是个好兄弟,我在想那一刀要是砍下去还不感染啊?那几天是天天都一群人一起走,随便走那里都是。这段时间里唐盲字经常跟我一起租书看,什么书都看,古龙的夏飞的,哪个儿还把夏飞的小说借给彭老头(宿舍保安)看,后来回来晚了彭老头也不找他麻烦,够奸诈。当时我跟盲字是同桌,我记得前面是王明艳和另外一个女的,我记得当时喊她布捆子,因
    为她老是穿很厚,后来没读了,成绩好象还不错,哎,什么世道哦。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