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寻找幸福的起点……

…………………………………

 
 
 

日志

 
 
关于我

有些事情是可以遗忘的,有些事情是可以纪念的,有些事情能够心甘情愿,有些事情一直无能为力的!

网易考拉推荐

砖头的回忆  

2007-06-01 11:53:29|  分类: 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不写东西了,但是这群兄弟又唤起了大家的回忆。正如我说的那样,提起往事就是一个字“笑”,可能也记不清那时候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要那样做……但是,有一点可以明确,在那快乐的高中生活里不光是“笑”而是在“笑”里结识了这帮好兄弟们,在“笑”里升华了这帮兄弟们的情谊!
说到这里,我也想起了不少的快乐时光。我是希望大家都写出来,不光让大家都能看到,还要让我们的后代看到。哈哈!
班上的人大多数都被范哈儿提到了,我也就不多说了。但是还有两个经典人物没有提到,那就是我的好兄弟,“达县”,“叶子烟”和“邓
翔升”

达县:全称“谢松林”,因为他来自达县所以人们都叫他“达县”。这个家伙也是一个冲动人物,为人相当耿直后来是我的拜把子兄弟,
因为高二的时候去当兵了,一直没有了联系。
记得他最经典的一次冲动行为,高二上学期的一个晚自习第一节下课我就去打公用电话,结果一个高一的抢了我的队列(由于那个时候通讯
不方便,打个磁卡还要排队)那个人我不记得名字了就用JB代替吧。我当时很火,结果还没等我说什么,他就要飞我一脚,当时被旁边一个
胖子拦住了,我回到教室很是郁闷,达县和狮子跑到我位置上问我怎么了,我就说了。等第二节下课的时候狮子就和几个兄弟跑去找了那个儿
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下晚自习了,我回到宿舍就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一个人都没有,结果一看床幌子不在了……我跑出门刚好遇到小鱼儿
我问他做什么去,他说打架。我跟着追去,结果看见达县拖着从我床上弄下来的木头带着一群人冲去找那个JB了……拦都拦不到。记得最清楚的是
当时还有个叫“乐万里”的也是相当暴躁,后来没找到那个JB,我的神啊,要是找到了的话,估计当天晚上JB就下课了。后来那个儿来跟我
道歉的时候 乐万里就差点冲上去弄他了……   反正还是和平解决了!其他关于他的事太多了。

叶子烟:全称“叶桥刚”,也是相当男人,是我老大,最经典的两句话“马克思说……”“吵饿了还是吃个人的”。对于他来说就更搞笑了。
高中的时候他和唐盲字是一个类型的,但是他咬的是马克思卵。
这里,我多写点和他的经典事情。还在住光荣院的时候,我和他床挨床,我们都是睡的下面,旁边还有小胖。其中,棉花睡叶子烟上面,
王贱人睡我的上面。我们天天欺负彭老头。有一个晚上,刚熄灯,躺在床上,叶子烟给了我一只烟,然后给我点上。我日哦,刚点上,
窗户外面就是个电筒照到我们两个。吓死求了,结果是亿盲娃。直接把我们两个提出去,到张保安屋里弄我们两个。一看是我,
狗日的故意整老子,说我还是学生会主席,还抽烟……正在这个时候“秧鸡儿”喝酒被抓来了,亿盲娃就叫我来处理他们,
我就煞有介事地批评了他们几句然后叫他们回去睡觉了,亿盲娃对我更恼火了,反正说了一大堆,还要我写检查贴在学校。
结果我都不知道说啥子了。这个时候叶子烟冒了一句:“亿老师,你还记得孙中山革命吗?革命把头发也理了,衣服也换了,就是革命失败了,‘所以我认为,你让我们写检查只是个形式问题,要抽烟照样抽’”我靠,这下把老子笑得不行了。确实还管用,把亿盲娃也弄得不晓得说啥子了……
    说起那个宿舍还真发生了不少搞笑的事情,更经典的是棉花和王贱人比赛看哪个射得远,这里就不好写了,反正后来是贱人搞到叶子烟床
上了,后果大家可以想象!呵呵
    有一次,MOL失恋了也跑到我们宿舍来哭,来了就喝了瓶老白干倒在叶子烟床上,当然叶子烟说话大家都领会过-----相当经典。他就对MOL
说你这样倒到老子床上得不得死,话还没说完,MOL就叫小胖去黄老师婆娘那里拿弯刀要自杀,叶子烟说你要死就撞墙嘛,话一落句,马上听到
咚咚咚的声音了,MOL也不个省油的灯,撞上去了。叶子烟更搞笑了,要经不要慢地说你把我枕头这一块墙撞烂了还不是让我们来赔,MOL气疯了真差点撞死到上面…… 

邓翔升,这就是他的全称了,也是相当好的兄弟。非常有肌肉,非常有男人味。叫他帮我杀个人他都敢去。只记得他跟陈ZJ打过一次架,大家
就可以想起他有多猛了……他不爱搞笑,但是要说打架他非常有血!为了兄弟是相当耿直。

上面提到的几个加上MOL都是我的拜把子兄弟。

在那个宿舍里还有个癫子叫小胖,也叫“疯车车” 每天晚上回来都教我们练“周家拳”,拳普我不记得了,只记得几招了,好像有“黑虎掏心
,横扫千军,乌龙吐珠……”

    说到光荣院,这里不得不提到勇儿,一开始就跟我住一起,可以用“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来形容他。他说话相当搞笑,相当经典。记得高一的时候住一起,我们每天晚上都要统一买东西吃,就派勇儿去买。有一次派他去买瓜子,那个老婆婆本来就反应迟钝,加上晚上人又多。勇儿去买瓜子就叫勇儿自己往称盘里抓,不知道抓了多久,那老婆婆就问你怎么还没抓好?勇儿说“我抓得慢” 老婆婆郁闷了,勇儿更火了,就说不求买了,然后回到宿舍一看四个包包都抓满了……
那个时候张保安和彭老头老是跟我们过不去,勇儿和王贱人就拉了把屎在“来一桶”里,直接放到几个老头的门口,呵呵。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跟光荣院里面的老头惹起了,晚上勇儿就爬到他们食堂的窗户上刚好下面是水缸,不偏不依撒了啪尿。是兄弟,是男人,为我们出了口恶气!

勇儿与何贱人打架:

那已经是在学校住着了,还是有叶子烟,里面还有溜尖和富农等人。不知道为啥子勇儿和何贱人闹起来了,然后就要打了(本来打不起的,
你们也知道何贱人没血,结果有叶子烟这号惟恐天下不乱的人在,那就不摆了)在我们的怂恿下(希望勇儿弄他)果然打起来了,勇儿拿
个衣架去打他,打完了就马上爬到上床去了,然后何贱人不敢上去,就说“有本身就下来撒”勇儿说“有本事就上来撒” 我们看起来又打不
成了,又在那里加油点火,呵呵。这个时候何贱人终于怒了,说是迟,那是快,一个箭步爬到勇儿床上。勇儿没动手,而是动口“你妈卖批
鞋子都不脱就爬上来了,给老子把席子弄干净……”呵呵,后来随便打了一下就结束了。

小胖,范哈儿,小鱼儿和我
我记得的是那个时候我们几个都是食堂见婆(食堂老板)的老顾客了,老板那里养了几条狗,小胖老是虐待那条叫“旺旺”的狗。这个不算
什么,更搞笑的是老板的卤鸡蛋是被我们几个吃到不想吃的了。记帐的时候就一个蛋,呵呵。

去小胖家
记得是暑假,有猫儿,范哈儿,还有几个,后来妖鸡来找我们,一路上达个汗帕子边走边问路。我们几个就像土匪一样,直接每个人带把牙刷
跑起去,反正都是打麻将也没什么好提的了。记得有一次还有熊猫也去了,晚上很热,熊猫在小胖家洗澡。小胖和猫儿一个拖把菜刀在浴室门口磨刀,要求熊猫开门……呵呵,当然只是为了恶作剧没别的意图。

为狮子打架
其实前面范哈儿写到过,但是不太详细,因为当事人就是我在,我更清楚。所以这里补充点。那是高三的时候,下了晚自习要补课。我和狮子
走出来,狮子问我有没有烟,结果两个都没烟,我们就出去买烟。刚好走到狮子住的楼下,看见一个鸟人在那里和一个小B娃娃躲在墙下做什么
狮子就盯了那个儿几眼,那个儿问他看什么,狮子就恼火了要冲上去打他,我拦住了。等我们在校门外面把烟买回来,结果那个儿还在那里,
狮子又冲动了,又被我劝住了,说是回教室上自习,刚好走到冷一生那小卖部门口遇到小胖和富农两个提个水壶下来,狮子就跟我说有四个人了,去弄他,我就跟他们两个说了,然后二话没说回头就去找那个个儿,我们都跟在狮子后面,当时那场面可惜没拍下来,狮子就像黑社会老大一样走到那个儿面前,把手套一取,飞起就给那个儿一耳S。那个儿抓住狮子就开工,我们三个冲上去就是几脚结果没把那个儿弄倒,反而把我们眼镜都打掉了,等我和小胖找到眼镜的时候,只感觉到富农拉了我们一把,说在那边。我们三个又冲上去。富农更猛,直接把皮鞋脱下来整那个儿,那个儿就问富农是哪个班的怎么还拿皮鞋打架,富农说“打就打,问那么多做啥子”(后来回到宿舍,富农还郁闷地说了一句“
可惜小的时候我妈妈教我武功,我没好好练”)。后来被覃老师看见了就叫起来了,我们就都跑了
等回到宿舍才看见狮子鼻孔出血了。刚好遇到我们班上的青蛙呀,范哈儿呀,棉花呀都冲来了,直接追到光荣院。后面的事哈儿都写了,值得
提起的是,当时我也去,没挤进去,只听见乱打之下有个赵波霸的声“兄弟,别忙打,打到我了”

哎~要写的实在太多了,就先写到这里,等有空再续吧……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